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相关团体

从上海过来参加这个会议确实不虚此行。在会上,通过发言人的陈述,我领略到了中国和日本的艺术成果。 冯梦博(音)有着独特的艺术美感,在他的引导下,我对电子游戏产生了新的看法。 他的演讲,他展示的幻灯片,以及他对通过数字技术重塑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的理解,如书法,无不令我神往。在会后的休息时间,我忽然想起,他的创新理念与当下 中国的发展或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体现在中国的文化价值上,也体现在中国的国际地位上。中国现已成为世界市场的最大供应者,它应该开始反思发展 的代价,并着手弥合损失。它应该在保护文化根基、传统建筑,在保护环境和家庭关系上有所作为。这么看来,艺术家们如冯梦博的工作,或许对此有所裨益。他们 的工作使人们开始关注中国的现在和未来。 罗杰米尔斯(Roger Mills)在网络上的即兴音乐创作,也令我感到兴奋。他对世界各地乐器音质的研究,与“城市街头众生相”的制作工作,以及在我那七个城市采集到的音乐的 音质和节奏,交相辉映。好奇心驱使我和其他人去观看他的晚间表演。虽然由于一些技术问题,节目没有按时上演,但是我们依然领略到了他与世界各地音乐家们为 之奋斗的艺术事业。 图片中表演者 陶涵——古筝 毛丹恒——古筝 罗杰米尔斯——小号 点击此处收听音频 出自罗杰米尔斯的音乐会 Extract of Roger Mills concert 保罗西蒙和夏洛特古尔德的“屏幕上的都市野餐”也是一个有趣的作品。他们在英国和宁波的教室里放置了虚拟垫子,让两个地方的参与者躺在上面,从而将他们实时连接起来。 但最令我惊叹的非日本艺术家腾幡正树(Masaki Fujihata)莫属。他尝试着通过数字艺术,将网络空间与现实世界的人们和地域连接起来。他说,“数据在我们身边流转”,因此,他无时无刻不在捕捉内 外景观,记录发生的故事。他的叙述引起了我的共鸣,我在2004年“城市街头众生相”工作初始所撰写的东西与之相得益彰。正树先生进一步告诉我们,“媒体 使我们能够测量世界的无常性”。我感觉这个理念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这扇门将带我走向我尚未触及的广阔天地。同步原型景观,感官记忆,这些词汇映射到我的 耳膜,然而我难以理解它们所包含的奥秘。 点击此处收听音频 阿尔达的话外音 Alda’s voice over 学者们在会上谈论着“全球本土化”,“连通性和亲切感”,这些因素对于人们理清今天数字空间的问题至关重要。与此同时,跨文化不平等,与在当今世界获取数 字资源有关的性别与阶级系统,也是学者们津津乐道的问题。我发现在网络审查制度下,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无法登陆You Tube或Facebook,这点相当有趣。中国有自己的社交平台:土豆网(上传视频)和人人网,人们通过这些平台来与朋友交流。QQ占领了中国即时通讯 客户端的市场。QQ与MSN一样,使人们能够即使聊天,几乎每个人都使用QQ。QQ的附属产品Q-zone,则可让人们分享信息。宁波大学的朱连(音)老 师说,这些例子反映了中国人对“我们”的感觉,这种感觉把中国的民间文化要素转化到数字空间中。这些要素就是:亲切感,常来常往,面对面交流,和对人际关 系更加亲密的愿望。 这些对我来说都相当有趣……但是我突然想到,中国的朋友因此无法观看我上传在博客上的视频了。哎呀,我该怎么搞定这个问题呢?看来我需要当地朋友的帮助 了。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开始四处询问,然后便有人建议我,让我和宁波诺丁汉大学电视台(NUTS)的学生们取得联系。于是便有一条写着电视台办公室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我来中国已经两星期了

几乎不敢相信,我来中国已经两个星期了!在这里,我遇见了热情的人们,品尝了美味的佳肴。时间过得好快,快得我都没办法把我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全都记录下来。 或许是因为时差倒得没那么顺利,又或许是因为我在宁波诺丁汉大学度过了来中国的第一周,把一周的时间都花在在DRHA峰会上展示我们的“城市街头众生相”。所以,在捕捉中国文化的工作上难免有所怠慢。我 到达宁波诺丁汉大学时,刚好是晚上。一下车,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便袭上心头。气温炎热、天幕殷红、周遭一片寂寥,而虫鸣从寂寥中脱颖而出,这一切都令我惊 诧。然而更令我惊诧的是一幢幢从英国诺丁汉大草坪上移植过来的楼宇,相似无差别。我不禁要问,我身在何处?中国?这是真的吗? 点此收听音频 Crickets 我真的是在中国。又一个夏天。在我离开伦敦前,那里的天气刚要变冷。来中国前的几星期,我因为兴奋极了,准备得不是很充分,没有考虑到两地的气候差别,所以现在我在怀疑,我塞进行李箱的衣服会不会有用。我此次的中国之行作为“中英文化交流”项目(“China – UK Connections Through Culture” programme)的一部分,得到了英国文化委员会(the British Council)的大力支持。在这里,我将着手准备“上海街头众生相”的拍摄工作。我将访问一些地方和一些当地的艺术家,看能不能与之有所合作。 烟花 Fireworks 此时此刻,窗外微曦的晨光,笼罩着校园和楼宇。我想,是时候起床,开启我的新一天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