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团体

从上海过来参加这个会议确实不虚此行。在会上,通过发言人的陈述,我领略到了中国和日本的艺术成果。
冯梦博(音)有着独特的艺术美感,在他的引导下,我对电子游戏产生了新的看法。

他的演讲,他展示的幻灯片,以及他对通过数字技术重塑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的理解,如书法,无不令我神往。在会后的休息时间,我忽然想起,他的创新理念与当下 中国的发展或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体现在中国的文化价值上,也体现在中国的国际地位上。中国现已成为世界市场的最大供应者,它应该开始反思发展 的代价,并着手弥合损失。它应该在保护文化根基、传统建筑,在保护环境和家庭关系上有所作为。这么看来,艺术家们如冯梦博的工作,或许对此有所裨益。他们 的工作使人们开始关注中国的现在和未来。


罗杰米尔斯(Roger Mills)在网络上的即兴音乐创作,也令我感到兴奋。他对世界各地乐器音质的研究,与“城市街头众生相”的制作工作,以及在我那七个城市采集到的音乐的 音质和节奏,交相辉映。好奇心驱使我和其他人去观看他的晚间表演。虽然由于一些技术问题,节目没有按时上演,但是我们依然领略到了他与世界各地音乐家们为 之奋斗的艺术事业。

图片中表演者
陶涵——古筝
毛丹恒——古筝
罗杰米尔斯——小号

点击此处收听音频
出自罗杰米尔斯的音乐会
Extract of Roger Mills concert

保罗西蒙和夏洛特古尔德的“屏幕上的都市野餐”也是一个有趣的作品。他们在英国和宁波的教室里放置了虚拟垫子,让两个地方的参与者躺在上面,从而将他们实时连接起来。

但最令我惊叹的非日本艺术家腾幡正树(Masaki Fujihata)莫属。他尝试着通过数字艺术,将网络空间与现实世界的人们和地域连接起来。他说,“数据在我们身边流转”,因此,他无时无刻不在捕捉内 外景观,记录发生的故事。他的叙述引起了我的共鸣,我在2004年“城市街头众生相”工作初始所撰写的东西与之相得益彰。正树先生进一步告诉我们,“媒体 使我们能够测量世界的无常性”。我感觉这个理念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这扇门将带我走向我尚未触及的广阔天地。同步原型景观,感官记忆,这些词汇映射到我的 耳膜,然而我难以理解它们所包含的奥秘。

点击此处收听音频
阿尔达的话外音
Alda’s voice over

学者们在会上谈论着“全球本土化”,“连通性和亲切感”,这些因素对于人们理清今天数字空间的问题至关重要。与此同时,跨文化不平等,与在当今世界获取数 字资源有关的性别与阶级系统,也是学者们津津乐道的问题。我发现在网络审查制度下,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无法登陆You Tube或Facebook,这点相当有趣。中国有自己的社交平台:土豆网(上传视频)和人人网,人们通过这些平台来与朋友交流。QQ占领了中国即时通讯 客户端的市场。QQ与MSN一样,使人们能够即使聊天,几乎每个人都使用QQ。QQ的附属产品Q-zone,则可让人们分享信息。宁波大学的朱连(音)老 师说,这些例子反映了中国人对“我们”的感觉,这种感觉把中国的民间文化要素转化到数字空间中。这些要素就是:亲切感,常来常往,面对面交流,和对人际关 系更加亲密的愿望。

这些对我来说都相当有趣……但是我突然想到,中国的朋友因此无法观看我上传在博客上的视频了。哎呀,我该怎么搞定这个问题呢?看来我需要当地朋友的帮助 了。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开始四处询问,然后便有人建议我,让我和宁波诺丁汉大学电视台(NUTS)的学生们取得联系。于是便有一条写着电视台办公室地 址的短信发到我在中国的新手机上,我便悄悄地离开教室,去寻找那办公室。

宁波诺丁汉大学仿佛是一个迷宫,我用了好些时间来寻找那个地方。终于,我找到了NUTS办公室,并且找到了Sherry。Sherry的中文名叫做陆离, 她是一个漂亮且热心的学生。通过她的介绍,我认识到了一个相当活跃的学生团体。他们醉心于电视、电影、戏剧,和新闻刊物的制作,以及其他的文艺活动。

我开始向他们介绍我的项目以及我的想法。我想邀请伦敦的年青人参与该项目的后期制作,并且与中国的年青人建立联系。我们进行讨论,看能不能把我上个月制作 的项目预告片上传到土豆网上,能不能让NUTS的学生们创造性地参与我的项目。

或许他们可以开始探索宁波的日常生活与过去的中国文化和生活的联系。我指的 是十年前的中国,那时的中国还未有现在如此进步的消费主义体系。叶戈凡同学表示很有兴趣,欣然将本博客的一些文章翻译成中文,以方便中国朋友了解我的项 目。与此同时,陆离同学也将预告片上传至土豆网,并在人人网上建立了“城市街头众生相”的账户主页。

啊,这太好了,我太感动了!我喜欢这样的办事方式。人们通过会谈、互动、交换点子就可以做成事情。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我们和伦敦的学生们会有怎样的成 果。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百感交集。我感觉挺饿的(因为我忘记按时吃饭!),还因错过了会议的其他内容而感到愧疚。不过因为今天我学到了很多,所以我或许 可以得到原谅。我得赶紧动身,我可不想在回到上海之前,错过了老宁波之旅。








About aldaterra

Visual - Sound Artist Curator Academic Researc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来中国已经两星期了

几乎不敢相信,我来中国已经两个星期了!在这里,我遇见了热情的人们,品尝了美味的佳肴。时间过得好快,快得我都没办法把我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全都记录下来。
或许是因为时差倒得没那么顺利,又或许是因为我在宁波诺丁汉大学度过了来中国的第一周,把一周的时间都花在在DRHA峰会上展示我们的“城市街头众生相”。所以,在捕捉中国文化的工作上难免有所怠慢。我 到达宁波诺丁汉大学时,刚好是晚上。一下车,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便袭上心头。气温炎热、天幕殷红、周遭一片寂寥,而虫鸣从寂寥中脱颖而出,这一切都令我惊 诧。然而更令我惊诧的是一幢幢从英国诺丁汉大草坪上移植过来的楼宇,相似无差别。我不禁要问,我身在何处?中国?这是真的吗?

点此收听音频
Crickets

我真的是在中国。又一个夏天。在我离开伦敦前,那里的天气刚要变冷。来中国前的几星期,我因为兴奋极了,准备得不是很充分,没有考虑到两地的气候差别,所以现在我在怀疑,我塞进行李箱的衣服会不会有用。我此次的中国之行作为“中英文化交流”项目(“China – UK Connections Through Culture” programme)的一部分,得到了英国文化委员会(the British Council)的大力支持。在这里,我将着手准备“上海街头众生相”的拍摄工作。我将访问一些地方和一些当地的艺术家,看能不能与之有所合作。

烟花
Fireworks

此时此刻,窗外微曦的晨光,笼罩着校园和楼宇。我想,是时候起床,开启我的新一天了。

About aldaterra

Visual - Sound Artist Curator Academic Researc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